合肥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小眼睛成两会重点代表委员-加强青少年健康教育

时间:2019-10-08 13:09:46

  日土夜场模特招聘 http://rituxian.51ofc.com

  (原标题:“小眼镜”成两会“大关切”)

  从手机上看到有人大代表建议要高度重视孩子近视的问题,北京出租车司机王国勇拍手叫好:“这个提得特别好,早该重视起来。”

  他最近刚给上六年级的女儿配了一副近视眼镜,“巴掌大个脸,还给戴一大眼镜框,但是没辙,已经300多度了。”王国勇对此很是烦心。

  王国勇看到的建议来自全国人大代表、湖北荆州市实验中学教师徐华铮,这位在义务教育一线与孩子打了35年交道的语文老师,近年来在学校和外出交流时发现,中小学校的“小眼镜”越来越多,而且年龄段有逐渐降低的趋势。

  徐华铮的担心得到了权威数据的印证。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去年7月,教育部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也显示,仅在四年级、八年级学生中,视力不良检出率就分别达36.5%和65.3%,其中八年级学生重度不良比例超过30%。可见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

  “孩子视力不好,不仅影响学习效果,影响孩子们的职业发展,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也会越来越明显。”徐华铮查阅大量资料发现,近视对于择业也有很大影响。“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明确,飞行技术、航海技术、消防工程、刑事科学技术、侦察、海洋船舶驾驶等专业对视力都是有要求的。”

  徐华铮对此深感担忧,“孩子的视力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控制,未来学习相关专业、从事相关职业的人就会越来越少,甚至会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于是,在今年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徐华铮带来了一份关于保护青少年视力健康的议案。

  心系“小眼镜”问题的不止徐华铮一个。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刚升入高中的学生中近视率就高达88%。他有时会带着客人去参观学校上世纪30年代的老照片,“我说看这长春癫痫治疗好医院个老照片你最感动的是什么?就是那些照片上你找不到一个眼镜。”唐江澎感叹。

  不断攀升的近视率需要社会、学校、家长、学生多方面的高度重视。在今年政协首场“委员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表示:“以前的近视眼防控可能是某个学校、某个部门的事,现在我们部署的是国家战略、全社会行动。”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就针对“小眼镜”问题作出重要指示。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教育部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八部门研究制订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向相关部门和社会广泛征求意见。方案指出,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治的关键在于“一增一减”——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减少学生的用眼负担。方案同时还对降低我国青少年近视率提出了阶段性目标,“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到2030年,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

  在徐华铮看来,该方案为全社会共同行动保护好青少年视力提供了重要遵循。但是为把方案落到实处,各部门要加强具体防控措施,将工作做细做实。例如,改进创新眼保健操,对提出的制度、要求的实施过程进行监测、考核、问责。此外,她还建议将对青少年的视力保护纳入未成年人保护法,给予法律保障。

  结合自己多年的执教经验,唐江澎建议不仅要保障学生参与社会活动的时间,更要跟进建立配套的评价机制。“但最根本的,还是要真正实现教育均衡。”他认为,义务教育阶段均衡化发展,孩子不用从幼儿园开始就陷入高强度的学业竞争,才能从根本上实现“减负”,一定程度减轻孩子的用眼压力。

  除了近视,肥胖等其他青少年健康问题也不容忽视。据《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以四年级、八年级学生为监测对象,发现学生肥胖、近视和睡眠不足问题突出。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第一医院儿科教授丁洁呼吁:“我们急需加强青少年健康教育,改善目前青少年健康教育现状。”

  丁洁建议,防治青少年健康问题,应该从小给青少年正规的健康理念教育。例如,要让孩子知道,肥胖不单是漂不漂亮的问题武汉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从医学角度上来讲,肥胖一旦到了病态的程度,生活方方面面都会受到影响。“不是说非得要身材多么纤细,而是应该有一个健康、科学合理的体重范围。”

  “体育课要上好,督导工作要加强,否则‘小胖墩’‘小眼镜’会越来越多。”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一中学校长伍辉则提议,要将青少年体育课程提上重要位置。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福建省委主委吴志明对此深表认同,在他看来,归根到底是“指挥棒”的导向出现了偏差。他在调研中发现,大部分学校存在重智育、轻体育,重学习、轻锻炼的倾向。

  吴志明特别提到某所中学的中招政策,“2018年该宜昌哪家治癫痫好校的投档总分为650分,其中体育仅占10分。”在他看来,现行的中考体育分值过低,根本不足以引起社会、学校、家长及学生对体育的重视。“照此发展下去,学生的体质能不下降吗?”

  他建议,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进一步完善体育学科评价机制,“用好中、高考‘指挥棒’”,比如,把体育学科按100分纳入中考分数构成,“让体质好、拥有良好运动习惯的考生有机会脱颖而出”。

  实习编辑:兰金双

  责任编辑:潘程

  (原标题:“小眼镜”成两会“大关切”)

  从手机上看到有人大代表建议要高度重视孩子近视的问题,北京出租车司机王国勇拍手叫好:“这个提得特别好,早该重视起来。”

  他最近刚给上六年级的女儿配了一副近视眼镜,“巴掌大个脸,还给戴一大眼镜框,但是没辙,已经300多度了。”王国勇对此很是烦心。

  王国勇看到的建议来自全国人大代表、湖北荆州市实验中学教师徐华铮,这位在义务教育一线与孩子打了35年交道的语文老师,近年来在学校和外出交流时发现,中小学校的“小眼镜”越来越多,而且年龄段有逐渐降低的趋势。

  徐华铮的担心得到了权威数据的印证。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去年7月,教育部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也显示,仅在四年级、八年级学生中,视力不良检出率就分别达36.5%和65.3%,其中八年级学生重度不良比例超过30%。可见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

  “孩子视力不好,不仅影响学习效果,影响孩子们的职业发展,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也会越来越明显。”徐华铮查阅大量资料发现,近视对于择业也有很大影响。“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明确,飞行技术、航海技术、消防工程、刑事科学技术、侦察、海洋船舶驾驶等专业对视力都是有要求的。”

  徐华铮对此深感担忧,“孩子的视力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控制,未来学习相关专业、从事相关职业的人就会越来越少,甚至会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于是,在今年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徐华铮带来了一份关于保护青少年视力健康的议案。

  心系“小眼镜”问题的不止徐华铮一个。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刚升入高中的学生中近视率就高达88%。他有时会带着客人去参观学校上世纪30年代的老照片,“我说看这个老照片你最感动的是什么?就是那些照片上你找不到一个眼镜。”唐江澎感叹。

  不断攀升的近视率需要社会、学校、家长、学生多方面的高度重视。在今年政协首场“委员通道”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表示:“以前的近视眼防控可能是某个学校、某个部门的事,现在我们部署的是国家战略、全社会行动。”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就针对“小眼镜”问题作出重要指示。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教育部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八部门研究制订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向武汉哪里正规医院癫痫?相关部门和社会广泛征求意见。方案指出,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治的关键在于“一增一减”——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减少学生的用眼负担。方案同时还对降低我国青少年近视率提出了阶段性目标,“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到2030年,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

  在徐华铮看来,该方案为全社会共同行动保护好青少年视力提供了重要遵循。但是为把方案落到实处,各部门要加强具体防控措施,将工作做细做实。例如,改进创新眼保健操,对提出的制度、要求的实施过程进行监测、考核、问责。此外,她还建议将对青少年的视力保护纳入未成年人保护法,给予法律保障。

  结合自己多年的执教经验,唐江澎建议不仅要保障学生参与社会活动的时间,更要跟进建立配套的评价机制。“但最根本的,还是要真正实现教育均衡。”他认为,义务教育阶段均衡化发展,孩子不用从幼儿园开始就陷入高强度的学业竞争,才能从根本上实现“减负”,一定程度减轻孩子的用眼压力。

  除了近视,肥胖等其他青少年健康问题也不容忽视。据《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以四年级、八年级学生为监测对象,发现学生肥胖、近视和睡眠不足问题突出。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第一医院儿科教授丁洁呼吁:“我们急需加强青少年健康教育,改善目前青少年健康教育现状。”

  丁洁建议,防治青少年健康问题,应该从小给青少年正规的健康理念教育。例如,要让孩子知道,肥胖不单是漂不漂亮的问题。从医学角度上来讲,肥胖一旦到了病态的程度,生活方方面面都会受到影响。“不是说非得要身材多么纤细,而是应该有一个健康、科学合理的体重范围。”

  “体育课要上好,督导工作要加强,否则‘小胖墩’‘小眼镜’会越来越多。”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一中学校长伍辉则提议,要将青少年体育课程提上重要位置。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福建省委主委吴志明对此深表认同,在他看来,归根到底是“指挥棒”的导向出现了偏差。他在调研中发现,大部分学校存在重智育、轻体育,重学习、轻锻炼的倾向。

  吴志明特别提到某所中学的中招政策,“2018年该校的投档总分为650分,其中体育仅占10分。”在他看来,现行的中考体育分值过低,根本不足以引起社会、学校、家长及学生对体育的重视。“照此发展下去,学生的体质能不下降吗?”

  他建议,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进一步完善体育学科评价机制,“用好中、高考‘指挥棒’”,比如,把体育学科按100分纳入中考分数构成,“让体质好、拥有良好运动习惯的考生有机会脱颖而出”。

  实习编辑:兰金双

  责任编辑:潘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