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FMG左右为难铁矿石中国价格应该有效还是无效

时间:2019-05-04 19:01:26

中国建材网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政策法规

市场动态

科技创新

分析预测

经销会议

人物访谈

成功案例

企业新闻

项目招标

招标预告

中标公告

建材展会

国内展会

国际展会

其他栏目

图片新闻

视频采访

建材知道

本网动态

商业资讯

 > 国内要闻

 > FMG左右为难:铁矿石“中国价格”应该有效还是无效

FMG左右为难:铁矿石“中国价格”应该有效还是无效

2009-12-02 17:03:00

来源:谷歌

 

浏览量:

字号:T|T

FMG方面表示,公司需要中国巨额资金,可那些愿意投钱的银行和机构希望以入股为代价,这是FMG不愿见到的   放牧长大的安德鲁·弗里斯特(Andrew Forrest)前不久再次施展了他的“非凡”融资能力。   这位澳大利

FMG方面表示,公司需要中国巨额资金,可那些愿意投钱的银行和机构希望以入股为代价,这是FMG不愿见到的

放牧长大的安德鲁·弗里斯特(Andrew Forrest)前不久再次施展了他的“非凡”融资能力。

这位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公司FMG的大老板,11月25日那天邀请花旗、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高盛等50家全球投行和机构投资者,以及中国数家媒体的记者,前往他那位于西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矿区进行考察。

他希望这些来宾考察完他的“宝藏”后,能在研究报告或刊发文章中“美言”几句。安德鲁迫切需要这么做。约莫两个月前,他曾希望从中国获得高达6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宣告失败。没有这些融资,他曾经给投资者描绘的蓝图可能泡汤。

可是几家媒体通过这次考察采访,传达出了截然不同的观点。

有媒体称,FMG执行董事史贵祥(Russel Scrimshaw)在接受采访时称,由于今年9月底前未与中方就融资问题达成协议,8月17日FMG与中国钢厂签订的铁矿石降价35%的协议(即“中国价格”)已经失效。史贵祥说:“从10月1日以后供应中国钢厂的铁矿石按日本价格(降幅33%)来计算。”

那天,另一家媒体的记者私下和FMG投资与业务发展总监克里斯·柯泰洛(Chris Catlow)进行过交谈。该媒体随后援引克里斯的话称,FMG的“中国价格”失效后,该公司重新制定了一个在今年日韩“首发价”基础上折扣为94%至97%的新价格,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因为FMG希望能继续从中国获得融资支持。

史贵祥的话意味着,FMG完全取消了优惠价;而克里斯的话则透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露,FMG向中国钢厂提供了更高的优惠价。3%~6%的优惠幅度,比此前2%的折扣要高出更多。

对于FMG与中国钢厂达成的“中国价格”,在中国确定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提供融资以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曾告诉CBN记者,宝钢与FMG签约的内容(即35%的降幅)并不是以中国提供60亿美元贷款为前提,即便FMG没有从中国融到资或者融到资,FMG与宝钢签署的协议也是有效的。

事实只能有一个。那么,谁在说谎?

FMG昨天在给CBN的书面回复中不愿对此明确表态。该公司发言人说:“FMG一直并且将继续恪守已与客户签订的铁矿石供应的价格条款,对于实际执行价格,FMG将在2010年1月份对外公布。”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方面昨天也未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作出答复。

这原本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涉事双方却讳莫如深。为什么?

为FMG提供公共关系服务的一家公司的内部人士告诉CBN记者,可能是双方对于当初的协议在理解上存在偏差。一方面,作为铁矿石市场的后起之秀,FMG不仅需要中国向其提供资本,助其扩张,更需要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另一方面,在今年铁矿石谈判骑虎难下的格局下,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也迫切需要找到一家能够给中国提供较低价格铁矿石的供应商,为尴尬的铁矿石谈判“交差”。

始终不愿正面回复是否继续执行“中国价格”,其实也与FMG的中国野心有关。安德鲁较关心的是与中国的融资问题。如果没有中国市场,安德鲁现在在澳大利亚可能依然是个“小人物”。

安德鲁遇到的矛盾是,为了扩张,他需要中国巨额资金;可是利用中国资金是有代价的——媒体称,FMG方面表示,那些愿意投钱的银行和机构希望以入股为代价。但这是安德鲁不愿见到的。

相对于执行什么价格,融资问题要复杂得多。因为融资将涉及FMG的控股权鹿死谁手。这家公司希望从中国获得60亿美元(约合66亿澳元)融资,可是其市值目前只有130多亿澳元。FMG计划借助这些融资,将远景产能扩张到1.55亿吨/年,其中包括断云矿区5500万吨/年、圣诞溪矿区4000万吨/年、所罗门矿区6000万吨/年。

而60宁夏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亿美元的获得,可能意味着FMG控股权的旁落长春市癫痫病到哪里治疗好。如果其不想丧失控股权,其中一种方式是发行公司债,显然这是中方不可能答应的;另一种方式是增发,将所罗门矿区装入上市公司,可是这个矿区现在连开采批文都没拿到。安德鲁说:“我们差一点就要获得中国金融机构60亿美元融资,但较后时刻我们放弃了,对方提出的条件不太合适,我们也想尽较大努力依靠自己,而不全部依靠别人。”

FMG既想获得中国资金,又想不出让股权。支撑他们这种奢望的,是中国需求。几年前安德鲁在皮尔巴拉区域发现了45亿吨的铁矿石资源,但投资这个项目初期资金就需要18.5亿澳元,而当时FMG市值不足2000万澳元。安德鲁没有钱去开发,他必须拿着埋在地下的资源和未来美好预期去筹钱。今年,华菱钢铁集团就给他“送”去了约12亿澳元(入股17.4%),帮助其渡过难关。可以想见,一旦中国需求不再,安德鲁的“圈钱术”可怎么演下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