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频道 >

宋鸿兵:高质量经济增长的关键是什么?需要有一个量化指标

时间:2019-12-25 09:47:32

宋鸿兵:高质量经济增长的关键是什么?需要有一个量化指标

宋鸿兵:高质量经济增长的关键是什么?需要有一个量化指标

发布时间:2019-03-01 01:27:04 已有: 人阅读

什么叫高质量经济增长?这话我们得说清楚,要不然你会看到有很多属于片汤话或者大而空的话。供给侧改革这个框太大,你基本上可以把一切东西都扔进去。要三去一降一补,要控制产能,然后再如何如何。在我看来,这话没有新意,已经说了N遍了。他的语言表达体系不够精确,不够具体,而且没有办法设定目标。

什么叫高质量经济增长?现在有一个明确的能够跟数量挂钩的目标吗?没有。我们都知道要减缓GDP增长速度,这个大家能看懂,但是高质量怎么定义?有量化的方法吗?有框架性的理论吗?到目前为止是没有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大量人在谈高质量经济增长的时候,在我看来都谈的太虚,太抽象,没有真正把它落到一个可以操作的层面上,因为没有理论框架。

我们鸿学院在2017年有三期核心课程讲的是经济复杂性,我觉得它完全可以作为高质量经济增长的理论框架和基础。而且它有强大的数字分析工具,拿来就可以用。所以我们首先的问题是确定中心目标,什么叫高质量经济增长?

一言以蔽之,高质量增长,就是要在产品空间和服务空间中,不断从边缘区迈向中心区。这条道路就叫高质量经济增长。这个是中心目标。从数据管理上或者从目标上,这套工具、这套思想的理论框架,也提供了足够扎实和足够科学的分析方法。有两个维度,一个是,我们如果把整个高质量经济增长分成两个区间,一个是讲产品、制造业,另一个是讲服务,就是我们的消费。

在制造业这个产品空间中,我们可以精确地从两个维度进行进行分析,一个维度是你每个产业它单独的产业复杂度,第二个维度是这个产业跟其他产业之间所产生的相关性。一个是它有多难,另一个是这个产业跟其他产业的联系如何?如果我们用一个网络思维方法来看这个问题的话,一方面是节点的重要性,节点的位置很重要,另一方面是这个节点跟节点之间的连接性如何?

这些在我们的经济复杂性理论中,都有着非常科学和直观的表达方法。你可以看到不同的产业之间,每个产业的复杂度是多少?这个产业的发展会跟多少个产业有多大的相关性。可以用图论、用网络学进行精确的描述,而且非常直观。这个东西应该作为整个高质量经济增长理论体系的一个框架。

在所有的产业中间,不同的产业具有不同的重要性,它的复杂性、难度是不一样的。有些产品只有发达国家能生产,有些发达国家可以生产,发展中国家也能生产。比如说奶酪,荷兰能生产,加纳也能生产,任何一个农牧业国家都能生产,所以这些产业相对而言它的复杂度就偏低。但有些产业,比如说核磁共振仪,一些高度复杂的药品,就只有发达国家才能生产,而普通国家生产不了。也就是那种产品复杂度极高,需要大量知识单元才能够形成的产业,一般的国家就生产不了。

这种复杂度是两个层面的,纵坐标是产业的难度和复杂度,横坐标是这个产业跟其他产业的相关性。就是这个产业的发展需要跟其他产业联动,要不然你自己是做不起来的,你需要好多东西一起发展。换个角度来说,你这个产业如果发展起来之后,会拉动多少其他的产业,这叫连通性。所以我们可以从一个正确的方法中间提炼出这个对高质量经济增长的一个基本的判断。

这个高质量经济增长从产品空间图,一眼就可以看到,什么是发达国家,什么是发展中国家,两者在产品空间的布局是截然不同的。换句话说,发达国家的产业集中在中心,边缘区国家、发展中国家,它的产业集中在产品空间的边缘。

那么这就可以抓住问题的主要方面。比如说产业的中心区,包括装备制造,它就是为整个国民经济所有生产提供母机的。比如瑞典可以生产大型的卷板机,这是生产核潜艇必须的,其他很多发达国家生产不了,搞不出这个机器来。美国也要向瑞典租,所以美国核潜艇可以做单层壳体的,而苏联因为做不出这么厚的壳体,要达到同样的强度它只能做成双层壳体的,更大更重不灵活。这个就是装备制造业要解决的问题。

只有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国家才能够生产这种高度复杂和高度精密的机器,中国要想迈向高质量经济增长,你的产业集群一定要向这个领域扩张。要向这个领域逐渐渗透,最后占领这个领域。这就是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这个领域是所有先进国家,所有高质量增长国家所必须要占领的领域。这个产品空间你是一定要站住,否则你就不能称之为高质量发展的国家。装备制造是中间的核心,除了这个之外,还有行业,像化学化工、化学制药、生物医疗工程、飞机制造、电子产品等等,这些构成了一个发达国家所必须要拥有的点。所有发达国家都在这个领域,它的产业非常密集。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现在还不是一个发达国家。虽然你的经济规模按照PPP(购买力平价)计算超过美国,但在我看来那个总量没有意义。因为人家有的东西你生产不出来,这是问题的本质。你怎么才能够生产出来东西,而别人复制不了,别人生产不出来。

对于高质量经济增长,就是你要走向产业集群,要逐渐向中心区渗透。这是一个总的中心目标,而且一定要达到。剩下的一切是围绕这个目标服务的。需要调整就调整,但全部是为了围绕这个中心在转的。在产品空间中,要向中心区不断地渗透,用20年或者多少年时间,一定要占住这个市场,要渗透到这些领域中间来。越是高度复杂的,越是连通度强的这种产业,它越重要,怎么去突破?所有的改革,所有的一切要围绕这个东西来转。

这个产品空间理论,或者叫经济复杂度理论,他某种意义上印证了沃勒斯坦在《现代世界体系》中所提出的国家分类:中心区国家、半边缘区国家,边缘区国家。

中国现在我觉得从整个经济复杂度角度来说,还处在半边缘位置上,离核心区国家还有相当的差距,需要我们继续追赶。癫痫病的患者不能吃什么武汉哪里治疗小儿羊羔疯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

------分隔线----------------------------